狂奔在冰雪之中

【芽詹/盾冬-人鱼au】《Voice of marine》01


summary:孤独的渔夫遇见了来自海底的精灵,并且爱上了对方

warning:OOC OOC OOC 重要的字眼说三遍 小学生文笔 


前篇部分是芽詹 没有肉 没有肉 没有肉(我也不确定要不要写肉)
后半部分是盾冬 全篇吧唧很纯情 (!)
接受再看吧



史蒂夫罗杰斯是个孤独的渔夫。

他一个居住在离海最近的那栋逐渐变得不起眼的小屋里,每天一个人出海,遇到坏天气时,偶尔可以看见他一个人坐在小镇的酒馆角落喝着一小杯辛辣的麦酒,他喝不了那么多,他的哮喘总会让他吃不消,看着在嘈杂的声音中舞动的人群,然后又一个人饮尽离去。

村庄里的人们都知道,他的父亲是一位勇敢的水手,曾经带领着在风暴里迷失方向的人重归大陆。他的母亲是一位贤惠的夫人,她手里修补出的渔网总是那么的结实,每日她在海边的小屋隔着窗子望着时而变化的海面,照顾着孩子,期待着丈夫归家,一家人在桌边其乐融融的吃上一顿丰盛的晚餐。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暴风夜,他的父亲在黑夜中迷失了方向,那是个让人心惊胆战的夜晚,小镇里的门都呼哧的崩动着。罗杰斯被母亲圈在怀里,他感受到母亲的颤抖,还有那一声声的祷告,然而在雨过天晴时,他们发现了漂浮在礁头的木板,还有数不尽的,已经浸湿的衣服。

在此后的十年里,史蒂夫与母亲相依为命,而在十年后的某个寒冷的早晨,他的母亲也因为伤寒与痛苦离开了他。

然后这座海边的小房子里只剩下瘦小的罗杰斯。

他想着继承了父亲的工作,去恳求老船长让他在船上做一名水手,他同样有着一颗勇敢而又炽热的心,藏匿在他看起来瘦弱的躯体里。

“走远点,你这长不高的小矮子,”水手说着边开怀大笑,与身边的同伴灌了一口足以让舌根发酸的葡萄酒,“我怕带鱼把你缠住,一不小心掉到海里去送给鲨鱼当塞牙缝的鱼饵。”说完,又是一阵哄笑。

“孩子,这份工作不适合你,”老船长摇了摇头,“你的父亲是个勇敢的人,我相信你也是,但我是为了你好。”

罗杰斯听力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便转身离去,只留下白胡子老船长的叹息与水手们的嘲笑。

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

于是他接过了那张渔网,父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便教会他如何去判断大海的脾气,并不是每个时刻都能感觉到的,但他像是个幸运儿,即使是不利于出海的天气,他都能勉勉强强的填饱自己的肚子——但只是勉勉强强,深海总是藏着那些神秘的宝藏,而他只能在近海出浅尝辄止。

他依旧住在海边那日渐破损的小屋里,日复一日。

又是一个月光晴朗的夜晚,罗杰斯决定去海滩碰碰运气,涨潮的海滩并不深但他依旧小心翼翼,在微弱的光芒照射下,那些腐烂的贝壳里总藏匿着价值连城的珍珠,他可以卖给那些总是来自远方的客人,他们总是喜欢这些来自海洋的馈赠,来自蚌壳的痛苦与磨难而又如此珍贵。

他弯下腰,寻着发光的地方寻找着,用手轻轻的翻开沙土,似乎在这个时候也不愿意惊醒那些流传在老人口中,在底下熟睡精灵。罗杰斯沉默的看着自己被海水浸泡着的脚背,依旧是那样瘦小,他想起了老船长的话,水手们的嘲笑,却又是感觉无可奈何,他实在不是一个当水手的料,没有结实的肌肉和宽厚的臂膀,让每个女孩都为之着迷的,属于海上勇士的伤疤。醒醒吧史蒂夫,再郁闷下去就连柴火也买不起了。他知道冬天就要来临了,而在不久后鱼群都去了遥远而又温暖的南方,枯鱼期的时候,他只能靠着这些珍珠来维持生计,直到鱼群再回来的时候。他心烦意乱,连手上的动作也粗鲁了几分,泥沙和清澈的海水一时被搅得浑浊,他看不见底,只好抬起头看往下一个方向。

海面随着风波动着,发出沙沙的冲击声。罗杰斯发现不远处的大礁石上有着比自己所见珍珠的光芒更为耀眼的“东西”——那是一条人鱼,就像是所有古老的传说吐露出的那样,下半身完全是一条独特的鱼的尾巴,带着蓝色的鳞片,上半身是一个与常人无异的精壮的身体,也许是在海里太久了,显出了一种苍白的气息。他的头发是棕色的,因为被海水打湿缠黏在看似脆弱的皮肤上,看起来很年轻,与自己相差无几。

罗杰斯并没有马上靠近,而是借着淡淡的月光仔细的观察着海底精灵的脸庞,纤长的睫毛,那双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眼睛紧闭着,挺翘的鼻梁,薄而淡的嘴唇微微张开,可以依稀看见里面粉色的舌尖……然后罗杰斯听见了那几声微乎其微的呻吟,于是他放下了手里的袋子转到礁石的另一边,发现了浸入水中的另外一只手有着被尖锐利器所破开的伤口,像是那些鱼叉,或者是带着刀片的渔网。

这些用来捕捉那些难以制服的大鱼时总是最管用的,却也是伤害最大的。

“该死!——”他看着伤口上的血并没有凝固的趋势,反而越来越多时,急忙撕开随身布袋紧紧的为对方绑住胳膊,防止血流得更多。罗杰斯想起了好友娜塔莎在离开前送给自己的一些药膏,大概是可以减轻伤口感染,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同样起效果,但他还是折身离去又跑回,旁人看了也许会惊叹,原来那个瘦弱的豆芽菜居然能跑这么快。他害怕人鱼就忽然间不见了,心里莫名其妙有了想要尽力的冲动,人鱼需要他。当他气喘吁吁的停在礁石上时,陷入昏迷的人鱼还在那里,史蒂夫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将药敷上去尽量不惊动对方。

他是个漂亮的家伙。史蒂夫想,手里又稍微轻了一点,慢慢的重新打上绷带的结。

海风很凉,他总是在这种夜晚难以入眠,他总想到暴风雨。也许人鱼并不会着凉,但年轻的小伙子依旧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对方赤裸的上身,而自己坐在不远处的礁石点起一小堆篝火,看着月光下静静睡着了的人鱼。

他想去多看他几眼,也许以后可以成为某种谈资,但他知道自己不会这么做。

夜越来越深,逐渐的,火焰慢慢的熄灭了,疲惫的他嗅到了梦的香甜,陷入了黑暗的怀抱。

当他醒来的时候,人鱼已经不见了,像是什么也没有来过,礁石上站着一只正在看着自己的好奇海鸥,他动了动麻木的身体,忽然发现个原本破了口的布袋里,堆满了象牙白的珍珠,在海平面的第一束日光下闪耀着光芒。

——TBC——

传送门:02

写在后面:标题是来自法语(我总感觉这个语言超级浪漫啊~)
磨磨蹭蹭写了蛮久 好想赶紧看他们表白啊~

评论 ( 4 )
热度 ( 34 )

© Rim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