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OTY

❤Sebastian Stan❤ 图手 偶尔写文 all冬 主盾冬

今天的腿!第一次厚涂感觉身体被掏空ପ(⑅ˊᵕˋ⑅)ଓ基妹真好看……画不出十万分之一的美……那我挖了两个坑就要用两个锤补上(。•̀ᴗ-)✧

今天的鱼……成品应该很久很久很久……Loki喵喵喵真可爱啊( ´ρ`)

【芽詹/盾冬-人鱼au】《Voice of marine》02


summary:孤独的渔夫遇见了来自海底的精灵,并且爱上了对方

warning:OOC OOC OOC 重要的字眼说三遍 小学生文笔 

传送门:01

前篇部分是芽詹 没有肉 没有肉 没有肉(我也不确定要不要写肉)
后半部分是盾冬 全篇吧唧很纯情 (!)
【这部分豆芽非常的主动//// 】
接受再看吧




史蒂夫第二天毫无意外的发烧了,他被凉海风吹了一个晚上,大部分被礁石挡住,却依旧不能抵御那突然骤降的温度。镇上的玛琳太太是个好心肠的妇人,她受已经去世的罗杰斯夫人的嘱托,多照看这个瘦弱的孩子——无论他年纪再怎么大,在父母辈的眼里,始终都是孩子。

他自暴自弃的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棉被,额头上覆盖着带着酒精味的毛巾。史蒂夫几次试图坐起来都被玛琳夫人喝令躺下,自己也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感谢对方的照顾。

“诶,史蒂夫,你是时候找个女孩成家了……不然到时候我也没有办法多照顾你……”头发花白的妇人坐在床边叹了一口气,“那时你应该和娜塔莎多聊聊,也许她就不会离开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当那几个关于未来,婚姻的词语跳入他的脑海里时,他想到的并不是那个性格火辣有着红色头发的高挑女孩,而是另外一个可能是只存在梦想与记忆里的面孔。

在再三确认史蒂夫能照顾好自己后,玛琳夫人回到了镇上。

一个星期以后,他终于可以再次出海了,已经修补好的渔网里的鱼并不多,也许是因为最近镇里的人频繁的打捞,鱼群都游去了其他地方——但事实摆在眼前:他的面包已经所剩无几。

当他试图再向远处划动的时候,他又一次发现了那条人鱼,对方的手臂上还绑着那条绷带,在离船不远的地方看着他。

人鱼似乎注意到史蒂夫的目光,急急忙忙想要钻入水里。

“嘿……!等等人鱼,你不要怕我,我不会伤害你的!”史蒂夫叫到,手里的桨板一下子落入了水中,晃悠悠的沉下去了,“该死——!”这下子他很难在涨潮之前回到家,夜晚的大海变幻莫测,谁都不能说个准。

正当他一展莫愁的时候,那个“逃走”的人鱼忽然出现在船边,实足把史蒂夫吓了一大跳,他注意到人鱼手里紧紧的握住刚刚掉落的桨。“你这是要还给我吗?”他问道,看见人鱼的脸忽然间红了起来,随即把桨一丢进男人的怀里以后又埋头进入了水中——但史蒂夫并没有马上离去,只是等着这个害羞的小家伙再一次露出水面,他甚至把手伸进来者消失的水面,有直觉告诉他这会可行,忽然有个比水更加冰凉的东西钻进了他的手心。他亲亲的握住,然后渐渐拉出水面,人鱼的脸再一次出现在他眼前,“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人鱼摇了摇头,他没有名字,但他听得懂人类的话。

“那我给你取个名字吧……bucky,就叫bucky怎么样?”史蒂夫想了想说到,忍不住紧了紧手心里冰凉的手,因为对方有着一双像小鹿一样水灵灵的绿色眼睛,懵懵懂懂的眼神也忍不住想让人疼惜。“如果你喜欢就点点头。”

他不会伤害我。人鱼把脸一半泡在水里,吐着可爱的小泡泡。

见对方毫不犹豫的点头,史蒂夫欣然的笑了,他现在有了个新朋友——一个来自海底的精灵,一条叫做bucky的人鱼,安静又容易害羞。

巴奇和史蒂夫一起尝试了很多东西,那些是在海里从来没有真真切切尝试过的——比如吃一个苹果。

史蒂夫常常拿着一个红红的,透着香甜气息的果子坐在船边吃,在巴奇的世界里并没有果实这种概念,人鱼靠月光的下所生长出来的海藻为食,味道多半千篇一律。
史蒂夫注意到巴奇总是好奇的看着手里的苹果。

“bucky,你想吃吗?”他看了一眼手里吃了一半的苹果问道,巴奇点了点头,他从来都不说话,史蒂夫也曾经怀疑他也许不会说话,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交往,甚至让他们更加如胶似漆了起来。

他把苹果递给了人鱼,温润的触感让巴奇很是惊讶,闻着史蒂夫留有的气息与温暖,还有甜味,他小心的咬下一小块,一瞬间酸甜的味道弥漫在舌尖。

看巴奇很快吃完了苹果,史蒂夫笑了笑,拿起了一旁的本子写下了一句话:

他喜欢吃苹果。

史蒂夫待在渔船上的次数越来越多,巴奇偶尔会听见他的叹气声,虽然史蒂夫每天都会为他带来一个新鲜的苹果,但是他自己吃的面包却越来越小,甚至有时根本没有吃。史蒂夫在把苹果递给巴奇的时候看见人鱼迟疑了一下,又将果实推回给他,然后跳入海里不见了。

“bucky,怎么了?”他并没有吃掉苹果,而是又将它放回袋子里。

史蒂夫看见巴奇手里抓着一条软趴趴的恶魔鱼,这种潜伏在海底的鱼总是像它的名字那样比得上的凶狠,人鱼的手指上有细小的伤口。

“天啊……bucky……”他感觉船一抖,已经失压死去的恶魔鱼摊在船板上,原来巴奇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生活压力,他总是选在巴奇还没有来的时候叹气,却不曾想还是被机灵的人鱼捕捉到了风声,“谢谢你。”这是史蒂夫第一次接受了来自人鱼的馈赠。他亲吻着巴奇的脸颊,有着海水和新鲜海藻的味道。

那天晚上,他第一次与他分享了烤鱼,他发现巴奇很喜欢,特别是加上柠檬汁以后。巴奇总在深夜的时候游出来,自从有了第一次,他总是拿出很多珍珠与散落在海底的宝石拿到他们每次见面的地方,史蒂夫都不肯收下。看着巴奇快要哭出来的眼睛,他选了一块小的淡蓝色宝石做成了项链,在背后工整的刻上了bucky五个字母,而自己是一块红色的,带着自己的名字。巴奇显然很喜欢,爱不释手的不停拿起来观赏,小心翼翼的挂在胸前。
史蒂夫又忍不住亲了一下对方有些凉的唇边,这下子,小人鱼飞快的红了脸,直直的盯着眼前的手,害羞得很不得马上把自己塞到鲸鱼的嘴巴里。

巴奇自从认识史蒂夫就知道他很喜欢画画,也许没有成为一个渔夫,他可能是个成功的画家,他的画里有家,朋友,大海的风景,还有捕食的海鸟,却没有一张巴奇。

“bucky,让我帮你画一副画吧。”史蒂夫重新拿出了尘封的工具,一点点检查是不是还是完好。他忙于生计太久了,把这一切抛之脑后才恍然发觉自己还会这样。

“让我把你画下来,你可不要乱动哦——”他摸了摸巴奇湿漉漉的头发,大拇指悄悄地划过脸颊的弧线,正好对上了人鱼绿色的眼睛,里面像是盈漫了水光,像是要哭出来似得。

他可不知道人鱼害羞起来居然是一副想要哭的样子。

史蒂夫拿起了画板面对着人鱼,微笑着一笔一划勾勒出标准的形状。他从小就喜欢画画,母亲是个文雅的妇人,总是让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偶尔也做做小史蒂夫的模特。

棕色是那披肩的长发,带着一点蓝黑色。

一点点描绘冰绿色的眼瞳,眼睛深处是淡淡的钴蓝。

常年浸在海水里白皙的皮肤和淡蓝色的鱼尾,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着温和的光芒。

他的眼神望着自己,如同刚熟知的少女般腼腆。

“喜欢吗?”他看着脸越来越红的巴奇笑到,仔细的又看了几眼,却没有发现自己脸上也浮着粉色,“我想可能还要再改一下——你的脸红得像个熟透了的苹果!”史蒂夫笑嘻嘻的假装拿起画笔要往上面画的时候,扑通一声,原本坐在那里的人鱼不见了,只留下逐渐趋于平静的海面。

他微笑着,望着对方离开的方向,拿起了工具箱便离开了礁石,走向了自己的小屋。

太糟糕——巴奇并没有走远,只是红着脸躲在礁石海面下的珊瑚里吐泡泡,完全顾不得一旁的归家的螃蟹抗议的大叫——天啊,我想,我可能是爱上他了。

——TBC——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手机版不能够加粗,好伤心qwq
下一章随缘发展↓ (不出差错应该是初吻)
求评论呜呜呜QVQ

【芽詹/盾冬-人鱼au】《Voice of marine》01


summary:孤独的渔夫遇见了来自海底的精灵,并且爱上了对方

warning:OOC OOC OOC 重要的字眼说三遍 小学生文笔 


前篇部分是芽詹 没有肉 没有肉 没有肉(我也不确定要不要写肉)
后半部分是盾冬 全篇吧唧很纯情 (!)
接受再看吧



史蒂夫罗杰斯是个孤独的渔夫。

他一个居住在离海最近的那栋逐渐变得不起眼的小屋里,每天一个人出海,遇到坏天气时,偶尔可以看见他一个人坐在小镇的酒馆角落喝着一小杯辛辣的麦酒,他喝不了那么多,他的哮喘总会让他吃不消,看着在嘈杂的声音中舞动的人群,然后又一个人饮尽离去。

村庄里的人们都知道,他的父亲是一位勇敢的水手,曾经带领着在风暴里迷失方向的人重归大陆。他的母亲是一位贤惠的夫人,她手里修补出的渔网总是那么的结实,每日她在海边的小屋隔着窗子望着时而变化的海面,照顾着孩子,期待着丈夫归家,一家人在桌边其乐融融的吃上一顿丰盛的晚餐。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暴风夜,他的父亲在黑夜中迷失了方向,那是个让人心惊胆战的夜晚,小镇里的门都呼哧的崩动着。罗杰斯被母亲圈在怀里,他感受到母亲的颤抖,还有那一声声的祷告,然而在雨过天晴时,他们发现了漂浮在礁头的木板,还有数不尽的,已经浸湿的衣服。

在此后的十年里,史蒂夫与母亲相依为命,而在十年后的某个寒冷的早晨,他的母亲也因为伤寒与痛苦离开了他。

然后这座海边的小房子里只剩下瘦小的罗杰斯。

他想着继承了父亲的工作,去恳求老船长让他在船上做一名水手,他同样有着一颗勇敢而又炽热的心,藏匿在他看起来瘦弱的躯体里。

“走远点,你这长不高的小矮子,”水手说着边开怀大笑,与身边的同伴灌了一口足以让舌根发酸的葡萄酒,“我怕带鱼把你缠住,一不小心掉到海里去送给鲨鱼当塞牙缝的鱼饵。”说完,又是一阵哄笑。

“孩子,这份工作不适合你,”老船长摇了摇头,“你的父亲是个勇敢的人,我相信你也是,但我是为了你好。”

罗杰斯听力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便转身离去,只留下白胡子老船长的叹息与水手们的嘲笑。

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

于是他接过了那张渔网,父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便教会他如何去判断大海的脾气,并不是每个时刻都能感觉到的,但他像是个幸运儿,即使是不利于出海的天气,他都能勉勉强强的填饱自己的肚子——但只是勉勉强强,深海总是藏着那些神秘的宝藏,而他只能在近海出浅尝辄止。

他依旧住在海边那日渐破损的小屋里,日复一日。

又是一个月光晴朗的夜晚,罗杰斯决定去海滩碰碰运气,涨潮的海滩并不深但他依旧小心翼翼,在微弱的光芒照射下,那些腐烂的贝壳里总藏匿着价值连城的珍珠,他可以卖给那些总是来自远方的客人,他们总是喜欢这些来自海洋的馈赠,来自蚌壳的痛苦与磨难而又如此珍贵。

他弯下腰,寻着发光的地方寻找着,用手轻轻的翻开沙土,似乎在这个时候也不愿意惊醒那些流传在老人口中,在底下熟睡精灵。罗杰斯沉默的看着自己被海水浸泡着的脚背,依旧是那样瘦小,他想起了老船长的话,水手们的嘲笑,却又是感觉无可奈何,他实在不是一个当水手的料,没有结实的肌肉和宽厚的臂膀,让每个女孩都为之着迷的,属于海上勇士的伤疤。醒醒吧史蒂夫,再郁闷下去就连柴火也买不起了。他知道冬天就要来临了,而在不久后鱼群都去了遥远而又温暖的南方,枯鱼期的时候,他只能靠着这些珍珠来维持生计,直到鱼群再回来的时候。他心烦意乱,连手上的动作也粗鲁了几分,泥沙和清澈的海水一时被搅得浑浊,他看不见底,只好抬起头看往下一个方向。

海面随着风波动着,发出沙沙的冲击声。罗杰斯发现不远处的大礁石上有着比自己所见珍珠的光芒更为耀眼的“东西”——那是一条人鱼,就像是所有古老的传说吐露出的那样,下半身完全是一条独特的鱼的尾巴,带着蓝色的鳞片,上半身是一个与常人无异的精壮的身体,也许是在海里太久了,显出了一种苍白的气息。他的头发是棕色的,因为被海水打湿缠黏在看似脆弱的皮肤上,看起来很年轻,与自己相差无几。

罗杰斯并没有马上靠近,而是借着淡淡的月光仔细的观察着海底精灵的脸庞,纤长的睫毛,那双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眼睛紧闭着,挺翘的鼻梁,薄而淡的嘴唇微微张开,可以依稀看见里面粉色的舌尖……然后罗杰斯听见了那几声微乎其微的呻吟,于是他放下了手里的袋子转到礁石的另一边,发现了浸入水中的另外一只手有着被尖锐利器所破开的伤口,像是那些鱼叉,或者是带着刀片的渔网。

这些用来捕捉那些难以制服的大鱼时总是最管用的,却也是伤害最大的。

“该死!——”他看着伤口上的血并没有凝固的趋势,反而越来越多时,急忙撕开随身布袋紧紧的为对方绑住胳膊,防止血流得更多。罗杰斯想起了好友娜塔莎在离开前送给自己的一些药膏,大概是可以减轻伤口感染,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同样起效果,但他还是折身离去又跑回,旁人看了也许会惊叹,原来那个瘦弱的豆芽菜居然能跑这么快。他害怕人鱼就忽然间不见了,心里莫名其妙有了想要尽力的冲动,人鱼需要他。当他气喘吁吁的停在礁石上时,陷入昏迷的人鱼还在那里,史蒂夫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将药敷上去尽量不惊动对方。

他是个漂亮的家伙。史蒂夫想,手里又稍微轻了一点,慢慢的重新打上绷带的结。

海风很凉,他总是在这种夜晚难以入眠,他总想到暴风雨。也许人鱼并不会着凉,但年轻的小伙子依旧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对方赤裸的上身,而自己坐在不远处的礁石点起一小堆篝火,看着月光下静静睡着了的人鱼。

他想去多看他几眼,也许以后可以成为某种谈资,但他知道自己不会这么做。

夜越来越深,逐渐的,火焰慢慢的熄灭了,疲惫的他嗅到了梦的香甜,陷入了黑暗的怀抱。

当他醒来的时候,人鱼已经不见了,像是什么也没有来过,礁石上站着一只正在看着自己的好奇海鸥,他动了动麻木的身体,忽然发现个原本破了口的布袋里,堆满了象牙白的珍珠,在海平面的第一束日光下闪耀着光芒。

——TBC——

传送门:02

写在后面:标题是来自法语(我总感觉这个语言超级浪漫啊~)
磨磨蹭蹭写了蛮久 好想赶紧看他们表白啊~

看文的时候忽然想到。。。詹吧唧的手断掉那时候看到的好像是切面形状的断口……会不会是苏联人找到他的时候他手卡在哪里了,然后…………好心疼啊……(后来我想想应该是做过 因为 袖口被剪得很整齐 出血量相比正常也差蛮多的 可能是被绑住 或者冻住了……(躺在地上)

最近的摸鱼!
两张恶魔吧唧参考了峪太太和黑蜜太太!
不好意思艾特了qwq……!
今天摸了吧唧詹
有没有人写那种abo,黑盾x詹嘻嘻嘻
沉迷人鱼詹 想写点东西嘻嘻嘻